AG8亚游歡迎您!
登錄免費注冊 中文English

新聞資訊

中國縣級醫院正迎來10大發展機遇!

縣,在中國的行政架構中是非常有曆史的。縣製起源於春秋時期的楚國,郡製起源於秦國,經過曆代法家代表的改革,最終成型於秦漢時期。郡縣製,是中國古代繼宗法血緣分封製度之後出現的以郡統縣的兩級地方行政製度。郡縣治,天下安,說的是“郡縣治,天下無不治。”


在我國中省、市、縣、鄉鎮、村五級醫療服務體係中,“縣級醫院”也處在承上啟下的位置,對上是基礎,對下是龍頭。因此,在2009年開啟的新醫改中,明確要大力發展農村醫療衛生服務體係。加快建立健全以縣級醫院為龍頭、鄉鎮衛生院、村衛生室為基礎的農村三級醫療衛生服務網絡。縣級醫院作為縣域內的醫療衛生中心,主要負責以住院為主的基本醫療服務及危重急症病人的搶救,並承擔對鄉村衛生機構的業務技術指導和鄉村衛生人員的進修培訓。 

 

當前,我國社會進入新時代,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在健康方麵,人民群眾不但要求看得上病、看得好病,更希望不得病、少得病,看病更舒心、服務更體貼,對政府保障人民健康、提供基本衛生與健康服務寄予更高期望。基於此,縣級醫院將麵臨更大的挑戰和更多的發展機遇。筆者通過梳理,至少可以有以下10大發展機遇。    


一、綜合能力全麵提升  

    

在國家確立的新醫改要著力建立五項基本醫療衛生製度中,分級診療製度是擺在第一位的。而在分級診療製度體係中,縣級醫院主要提供縣域內常見病、多發病診療,急危重症患者搶救和疑難複雜疾病向上轉診服務。  


未來使縣級醫院達到這樣的能力,在未來建設規劃中,國家明確要根據服務人口、疾病譜、診療需求等因素,合理確定縣級公立醫院數量和規模。按照“填平補齊”原則,加強縣級公立醫院臨床專科建設,重點加強縣域內常見病、多發病相關專業,以及傳染病、精神病、急診急救、重症醫學、腎髒內科(血液透析)、婦產科、兒科、中醫、康複等臨床專科建設,提升縣級公立醫院綜合服務能力。在具備能力和保障安全的前提下,適當放開縣級公立醫院醫療技術臨床應用限製。


縣級中醫醫院同時重點加強內科、外科、婦科、兒科、針灸、推拿、骨傷、腫瘤等中醫特色專科和臨床薄弱專科、醫技科室建設,提高中醫優勢病種診療能力和綜合服務能力。通過上述措施,將縣域內就診率提高到90%左右,基本實現大病不出縣。


為了推進這一目標實現,2016年5月,國家衛計委頒布《縣醫院醫療服務能力基本標準》和《縣醫院醫療服務能力推薦標準》,對縣醫院的科室設置和應該具備的能力進行了詳細規定,也給縣級醫院發展明確了目標。


2017年12月底,國家衛生計生委、國家中醫藥管理局推出《進一步改善醫療服務行動計劃(2018-2020年)》進一步提出,要以危急重症為重點,創新急診急救服務。在地級市和縣的區域內,符合條件的醫療機構建立胸痛中心、卒中中心、創傷中心、危重孕產婦救治中心、危重兒童和新生兒救治中心。


這一係列謀求全麵提升縣級醫院綜合服務能力的安排,為縣級醫院發展帶來了重大機遇。


二、老齡化呼喚醫養結合,縣級醫院大有可為


人口老齡化是指人口生育率降低和人均壽命延長導致的總人口中因年輕人口數量減少、年長人口數量增加而導致的老年人口比例相應增長的動態。


國際上通常看法是,當一個國家或地區60歲以上老年人口占人口總數的10%,或65歲以上老年人口占人口總數的7%,即意味著這個國家或地區的人口處於老齡化社會


我國自2000年已進入老齡化社會,預計2020年,我國60歲以上老人將達到2.48億,占比例為17.5%。我國老齡化表現出程度高、增長快、高齡化、不均衡、撫養重的特征。老齡化帶來一些新挑戰,社會負擔加重,社會文化福利事業的發展與人口老齡化不適應,家庭養老功能減弱,老年人對醫療保健、生活服務的需求突出。因此,急需發展醫養結合,實現“有病治病、無病療養”的養老保障新模式。


目前,我國養老大多數還是“醫養分離”,養老院裏的老人經常要奔波於家庭、養老院和醫院之間,不僅得不到及時救治,還給家人和社會造成極大負擔。由於養老院無法提供專業化的康複護理服務,也造成許多老人將醫院當成“養老院”,即使病治好了,也要占著床位不出院,形成嚴重的“壓床”現象,造成醫院有限的醫療資源浪費。


如果,醫療機構牽手養老機構建立醫養聯盟,打通了養老機構與醫院之間資源割裂的狀態,可以形成雙贏甚至多贏的局麵:養老機構可以整合醫院的醫療資源,提高為老人服務的能力,醫院可以樹立社會公益形象,擴大自身的影響力及醫療服務的覆蓋麵;老有所醫和老有所養,可以減輕老人親屬及子女的精神壓力和經濟負擔,讓他們將精力更多地投入到學習和工作之中。


按照2017年3月國務院關於印發“十三五”國家老齡事業發展和養老體係建設規劃的通知(國發〔2017〕13號),在發展老年醫療與康複護理服務方麵,要加強老年康複醫院、護理院、臨終關懷機構和綜合醫院老年病科建設。


到2020年,35%以上的二級以上綜合醫院設立老年病科。所有二級以上中醫醫院均與養老機構開展不同形式的合作,有條件的開設老年病科,增加老年病床數量,開展老年病、慢性病防治和康複護理,為老年人就醫提供優先優惠服務。鼓勵和支持中醫醫院通過特許經營等方式,以品牌、技術、人才、管理等優勢資源與社會資本開展合作,新建、托管協作舉辦中醫藥特色醫養結合機構。


支持中醫醫療機構將中醫藥服務延伸至社區和家庭,開展上門服務、健康查體、保健谘詢等服務。鼓勵中醫師在養老機構提供中醫診療、養生保健等服務。建設一批醫養結合示範基地。通過建設醫療養老聯合體等多種方式,整合醫療、康複、養老和護理資源。大力開發中醫藥與養老服務結合的係列服務產品。

        
                           

三、醫療服務價格改革實現收入結構優化


當前,醫改控費壓力山大,四項指標(藥占比、百元耗材占比、業務收入增長幅度和醫務人員薪酬占總收入比例)考核評價非常嚴格。這一切都在倒逼醫療服務價格改革。


在談醫療服務價格改革時,李克強總理說,“價格改革難度很大,但它有利於長遠,是建立市場機製必須要闖的一道‘坎’。”他說,“價格改革不推進,市場化改革的關鍵問題就等於沒抓住!這是一項啃硬骨頭的改革,是一場攻堅戰。”具體怎麽改?簡言之,就是藥價要下來,服務要上去,醫保要保住。


2015年10月,《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推進價格機製改革的若幹意見》指出,要理順醫療服務價格。圍繞深化醫藥衛生體製改革目標,按照“總量控製、結構調整、有升有降、逐步到位”原則,積極穩妥推進醫療服務價格改革,合理調整醫療服務價格,同步強化價格、醫保等相關政策銜接,確保醫療機構發展可持續、醫保基金可承受、群眾負擔不增加。


建立以成本和收入結構變化為基礎的價格動態調整機製,到2020年基本理順醫療服務比價關係。落實非公立醫療機構醫療服務市場調節價政策。公立醫療機構醫療服務項目價格實行分類管理,對市場競爭比較充分、個性化需求比較強的醫療服務項目價格實行市場調節價,其中醫保基金支付的服務項目由醫保經辦機構與醫療機構談判合理確定支付標準。進一步完善藥品采購機製,發揮醫保控費作用,藥品實際交易價格主要由市場競爭形成。


這既是醫療服務價格改革的路徑、方法,也是解決醫改四項指標不達標的根本策略。


四、建立符合醫療行業特點的薪酬體係已經箭在弦上


十八屆三中全會關於全麵深化改革若幹重大問題的決定指出,要加快公立醫院改革,落實政府責任,建立科學的醫療績效評價機製和適應行業特點的人才培養、人事薪酬製度。在2016年8月,全國衛生與健康大會上,習近平總書記講話中指出,廣大醫務人員是醫藥衛生體製改革的主力軍,要從提升薪酬待遇、發展空間、執業環境、社會地位等方麵入手,調動廣大醫務人員積極性、主動性、創造性。


醫療行業培養周期長、職業風險高、技術難度大、責任擔當重,應該得到合理的薪酬。要尊重醫務人員的勞動成果和辛勤付出,提高醫務人員的薪酬水平,體現多勞多得、優勞優酬。這方麵改革的步子可以再大一點,允許醫療衛生機構突破現行事業單位工資調控水平,允許醫療服務收入扣除成本並按規定提取各項基金後主要用於人員獎勵,同時實現同崗同薪同待遇,激發廣大醫務人員活力。


按照這一要求,2017年年初,人社部、財政部、國家衛計委等四部委聯合印發《關於開展公立醫院薪酬製度改革試點工作的指導意見》(人社部發〔2017〕10號),明確在上海、江蘇、浙江、安徽、福建、湖南、重慶、四川、陝西、青海、寧夏等11個綜合醫改試點省份各選擇3個市(州、區),除西藏外的其他省份各選擇1個公立醫院綜合改革試點城市進行為期1年的試點。


年末,又提出“擴大公立醫院薪酬製度改革試點”,除按照《指導意見》明確的試點城市外,其他城市至少選擇1家公立醫院開展薪酬製度改革試點。


如此,緊鑼密鼓的推進公立醫院薪酬製度改革試點,充分說明了薪酬製度改革非常緊要非常必要。作為,縣級公立醫院,也應該充分認識到這一點,同時積極進行大膽探索。


五、醫保支付製度改革,縣級醫院必須主動參與而不能被動應付


醫保支付是基本醫保管理和深化醫改的重要環節,是調節醫療服務行為、引導醫療資源配置的重要杠杆。新一輪醫改以來,各地積極探索醫保支付方式改革,在保障參保人員權益、控製醫保基金不合理支出等方麵取得積極成效,但醫保對醫療服務供需雙方特別是對供方的引導製約作用尚未得到有效發揮。


那麽,醫保對醫療服務提供方的引導製約作用尚未得到有效發揮,有哪些表現呢?一是支付手段多,但效果不顯著,二是政策不恰當刺激下,過度醫療普遍存在,三是醫療費用上漲過快大大超過籌資的增速,四是醫療資源繼續逆向流動,基層醫療服務能力進一步弱化,五是老百姓獲得感不強,政府財政“亞曆山大”不堪重負


基於此,2017年6月《國務院辦公廳關於進一步深化基本醫療保險支付方式改革的指導意見》(國辦發〔2017〕55號),這一改革文件,確立了保障基本、建立機製、因地製宜、統籌推進的基本原則,明確“結餘留用、合理超支分擔”的激勵和風險分擔機製,提高醫療機構自我管理的積極性,促進醫療機構從規模擴張向內涵式發展轉變。決定全麵推行以按病種付費為主的多元複合式醫保支付方式,到2020年,醫保支付方式改革覆蓋所有醫療機構及醫療服務,按項目付費占比明顯下降。


這就是醫保支付製度改革的方向,縣級醫院管理者務必清楚明白,務必積極主動參與而不能被動應付,可以說,這一改革模式直接決定著醫療機構的前途與命運!


六、醫療反腐風高浪急,既是警鍾也是機遇


當前我國的反腐敗,不為任何風險所懼、不被任何幹擾所惑,始終保持高壓態勢,力度不減、節奏不變、尺度不鬆。醫藥衛生行業的反腐敗亦然。


對於縣級醫院,這種醫療反腐的高壓態勢,既是警鍾也是機遇。一方麵,我們的管理者和醫務人員必須保持清醒的認識,必須收手。另一方麵,要善於用好這一“大好機遇”,著力促進合理用藥、合理使用衛生材料,遏製過度醫療,減輕群眾負擔。建立不能腐的機製,促進醫患互信,彌合滿是傷痕的醫患關係,改善醫療環境。積極深化醫藥衛生體製改革,加快建立符合醫療行業特點的薪酬體係。


七、醫生執業新模式創新潮帶來新機遇


當前,醫生新的執業模式不斷湧現,以醫生集團為代表的,由多點執業邁向自由執業的步伐越來越堅定,一些諸如胡大一、郭樹忠、段濤等等主委級醫生走出體製,組建自己的醫生集團。這種春潮湧動,對於縣級醫院應該是一次千載難逢的發展機遇。


因為,縣級醫院發展麵臨的最大問題就是缺好醫生,國家放開了縣級醫院的技術,但如果醫院沒有掌握技術的醫生,即使國家允許,對於醫院也是“畫餅”,而在目前醫生執業法律法規、政策不斷放開的情況下,縣級醫院與醫生集團合作,將是發展的大好時機。


八、護士再也不僅僅是醫生的附屬品


老齡化給護理帶來新機遇。一如前述。同時國家衛計委同意可以獨立設置的10個新型醫療機構,如血液透析中心、安寧療護中心、康複醫療中心、護理中心、消毒供應中心、健康體檢中心等都是護理人員發揮作用的地方。作為縣級醫院也可以積極主動有所作為。


九、醫患糾紛處理正在走向公平正義


醫患糾紛一直以來是縣級醫院最糾結最頭疼的一件事。與大醫院比,縣級醫院沒有比較強的醫生,技術規範化程度相對不足。與基層醫療機構比,患者多病情重,風險點多,而且距離患者“近”。因此,縣級醫院承擔的醫療風險很大,也是困擾醫生、醫院的一大難題。


近兩年來,從全國醫療安全形勢看,醫患糾紛處理越來越走向公平正義。2017年6月15日,山東惠民縣人民醫院暴力醫鬧事件最終家屬退錢,縣公安局長被免;2017年8月,陝西省興平人民醫院醫鬧事件,最終醫鬧拘留,賠償收回,相關領導被問責都標誌著醫患糾紛處理正在逐步走向公平正義。2015年11月1日起,《刑法修正案(九)》醫鬧入刑正在逐步變成現實。


十、現代醫院管理製度促使醫院管理走向職業化專業化


隨著醫改深入,國家也出台了現代醫院管理製度建設的方案。主要目標是到2020年,基本形成維護公益性、調動積極性、保障可持續的公立醫院運行新機製和決策、執行、監督相互協調、相互製衡、相互促進的治理機製,促進社會辦醫健康發展,推動各級各類醫院管理規範化、精細化、科學化,基本建立權責清晰、管理科學、治理完善、運行高效、監督有力的現代醫院管理製度。


而建立現代醫院管理製度,必將使醫院管理更加走向職業化和專業化,醫院管理水平進一步提高,醫生的主體地位得到進一步確立。再加上,社會辦醫、醫生自由執業的相互擠壓與碰撞,相信公立醫院也一定會發生積極的變化。


摘自:醫脈通

網站地圖:sitemap
网站地图:sitemap